尚為音視頻播放器
  央廣網財經北京4月11日消息 據經濟之聲《天下公司》報道,他深入研究亞洲模式,足跡遍及亞洲各地,觀點鮮明地豎起金融改革大旗。他撰寫論文百餘篇,寫出中國經濟的遠憂與近慮,重塑黑天鵝危機下的發展之路,他是湯敏。
  數學起家,經濟主力,她善用數學模型把脈經濟。面對主流轟炸和質疑,一本《小蕾視角》讓她成為說真話的經濟學家,她是左小蕾。
  本期嘉賓:銀河證券總裁首席顧問左小蕾對話國務院參事湯敏。本期話題:經濟理論與政策制定。
  當基礎經濟理論研究淡出諾貝爾經濟學獎的評獎視線,當經濟學家們大肆用經濟模型解讀當前危機,左小蕾指出,經濟學理論本身正面臨危機。
  左小蕾:我個人認為經濟學的理論在最近幾年是有危機的,包括最近幾年的諾貝爾獎得主。你們看,諾貝爾獎本來是說要給在技術理論研究中對人類的進步有貢獻的、有突破的,可是這一輪諾貝爾獎的得主基本上都是在應用領域的,甚至就頒給那些純粹從數學出身的,可能跟我當時一樣,還沒有轉過來當經濟學家的這樣一些人的模型結論上,是不是?這個不是理論貢獻,不是基礎理論貢獻,前幾年它頒給了一個用一個模型來引證美國貨幣政策的有效性,這怎麼是理論突破呢?是不是?這一個模型存在很多假設,不管他搞得多麼複雜,這都不是理論突破,所以我認為經濟學者的理論是有危機的。
  湯敏引用經濟學家楊小凱的觀點,一個經濟理論運用到政策制定一般都要一百年,而曾在多所大學任教的左小蕾則用流水的例子深入淺出,指出理論只是均指,要變成特定時段的政策依據,一定要清醒的劃分界限。
  左小蕾:如果這個經濟學理論隨便的就來做政策的咨詢,我覺得這是很不謹慎的一個事情。因為經濟學的理論跟數學一樣,經濟學的模型也一樣,前面有很多假設,不同的假設是有不同結論的。
  湯敏:楊小凱曾經說過一句話,我覺得非常深刻。他說我的工作分成兩部分,一個談理論,我去研究理論;一個是對現代的經濟政策進行咨詢,那我是另外一套東西。他說一個經濟理論最後真能指導這個,一般都要一百年,不能說拿我的理論直接運用到現代化,這往往會出錯。
  左小蕾:那也就是說,如果你要去解釋經濟現象,你要去做政策的咨詢,在現實的經濟環境中間,變數是很多的。如果你用的這個經濟學的結論在某種情況下不符合那個理論的假設,這是誤導的。我總是舉一個例子,就是像那個河流流水一樣,不同的地方因為它的高度情況,由於它的流經地域,它的水溫、它的流數非常不一樣,所以就拿一個平均的流數、平均的水溫、或者其他的某一段的值,你去說這條河流就是這樣子的,你肯定會搞錯。或者說,你拿一個平均的情況指定某一段的情況,可能也不准確。就像那個墨西哥灣那裡有一個暖流,每年就在那裡有一個暖流,一過了它就沒有了,為什麼呢?就是因為它那特定的海水、溫度它能產生這些東西。
  所以我覺得現在一些經濟學家預測,我們的模型預測,還是要嚴謹一點。或者說一個某某的數據出現了就說明一個什麼什麼的問題,所以我們今天經濟下行,所以要貨幣政策寬鬆,這些話都是似是而非。我覺得都不要這麼簡單,這樣簡單都是很不負責任的態度。所以我覺得,理論是一方面,當它要解決實際問題,特別是要變成政策依據的時候,一定要非常清醒的劃分這個界限。
  (原標題:左小蕾:經濟學理論遭遇危機 參與政策制定需更嚴謹_fin)
創作者介紹

磁磚

uh72uhxby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