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新華社特稿】泰國民間反對派“人民民主改革委員會”13日啟動籌備多日的“封城”行動,鎖定首都曼谷的8處建築和7處路口為主要目標,試圖繼續以街頭政治的方式推翻政府。
   政府方面12日準備緊急預案,稱不會以武力應對。
   封路行動全面開始
   “封城”行動於當地時間13日上午9時(北京時間10時)全面開始。按計劃,反對派兵分多路,試圖占據城區7處主要路口。
   但實際上,自12日下午開始,一些反對派示威者已經開始集結和行動,並占據了一些既定的交通要道。
   民主黨前議員伊薩叻·頌猜帶領的一支示威者隊伍12日占領了曼谷叻拋路口。叻拋是曼谷的一個老城區,商業發達。
   其他幾支隊伍也在12日這天開始搭建長期駐扎的設施,一些人用沙包等障礙物阻斷交通。政府部委集中的差棱瓦塔納路和帕吞灣路13日已無法通行。
   反對派事先發佈了曼谷7處交通路口無法通行的“交通管制”通告,包括商業街是隆路盡頭的薩拉丹路口、多個政府部門聚集的帕吞灣路口、政治標誌物勝利紀念碑環島、聯合國亞太經社會總部所在的聖諭路中段路口,以及三個商業中心阿索路口、拉差巴頌路口和叻拋路口。
   7處重要交通路口呈環形分佈,基本封鎖了曼谷中心區域。
   “鎖住”8處重要建築
   封路只是反對派扼制交通的措施,而封城的直接目的是致癱政府機構。
   反對派宣佈將“鎖住”8處重要建築物,包括總理府、泰國國有電信公司CAT兩處總部建築、TOT電信公司總部、ThaiCom衛星基站公司兩處總部、國有的泰國航空航海無線電服務公司Aero Thai以及警察俱樂部。
   反對派說,這8處建築物將被包圍並實施門禁,任何人在未獲批准前不得入內,門禁時間為9時至16時。
   這也就意味著這些重要國有企業將無法正常運營。CAT和TOT是泰國主要電信運營商,承擔固定電話、移動電話、互聯網通信等業務,而ThaiCom則是泰國主要的衛星電視信號轉播商,Aero Thai負責通過無線電溝通指揮疏導空中和航海交通。
   反對派宣稱,示威者在這次“封城”行動中“將像士兵一樣”包圍目標建築和路口。每天9時至16時封鎖建築物的行動後,示威者將轉移至7大交通路口,與駐扎在那裡的示威者會合,次日9時前再返回目標建築物繼續實施包圍。
   選舉委員會突然“生變”
   反對派宣稱,行動的目標就是迫使政府下臺。
   看守政府總理英拉·西那瓦先前稱,政府有能力控制局面。12日,有媒體看見她前往國家警察總部召開閉幕緊急會議,與會者包括副總理素拉蓬·多威差猜恭和國家警察總長阿敦·盛信繳。
   眼下,政府指派副總理差林·裕班倫監控反對派抗議活動。差林12日說,政府不會以暴力應對反對派的行動,政府會以“自衛姿態”為主。
   “我們會讓他們做他們想做的事情,”差林說,“唯一的擔心是有第三方插手。”
   現階段,看守政府指望能拖到定於2月2日的國會選舉,而反對派一心想在選舉前迫使政府下臺並實施所謂的選舉制度改革。
   但選舉委員會12日突然“生變”,提出推遲選舉的建議。選委會警告,如果發生任何投票站點投票活動或計票流程遭破壞的情況,選委會將無法繼續選舉進程。
   選委會委員頌猜·西里素提亞功說,2月2日選舉“存在一些問題”,例如,選委會找不齊10萬選舉工作人員、南部28個選區現今還沒有任何候選人等。頌猜說,選委會已向政府提交一份書面建議,希望把選舉推遲至5月4日。
   記者·目擊
   “堵城”曼谷街上幾無車
   【新華社曼谷1月13日電】13日早上,曼谷市中心的購物中心世貿百貨門外,數萬名示威者占據著廣場空地,廣場的巨大舞臺上音樂轟鳴、口號陣陣。人群蔓延至附近的幾條馬路,人流代替車流占滿了馬路。
   13日是周一,在世界聞名的“堵城”曼谷,平時周一早高峰的交通狀況最令人頭痛。新華社記者當天早上在曼谷街頭看到,幾條主要道路上車輛寥寥無幾,面對反政府組織提前發佈的交通管制通告,很多曼谷居民選擇乘坐地鐵等公共交通出行,有人索性決定足不出戶,請假待在家裡。
   封鎖行動損害了泰國的國際形象和曼谷的旅游業,赴泰旅游人數持續減少。記者12日夜裡在北京前往曼谷的飛機上看到,平時基本客滿的機艙只有約一半乘客。一些設有中國航線的航空公司表示,12日至14日的乘客數量明顯減少,但還未影響到春節假期的機票預訂量。世貿百貨及其周圍的幾個大型商場是曼谷最熱門的購物中心,如今卻深陷集會人潮。
   “封城”三個為什麼
   ⒈反對派“想”什麼
   回顧過去幾年多屆泰國政府下臺時的情形就不難發現,泰國街頭政治的最直接效用就是逼迫政府動手,進而發生流血,乃至產生巨大連鎖效應。
   2008年,“黃衫軍”占領總理府和機場,最終占領國會,迫使沙馬政府動用武力,導致人員傷亡,時任負責安全事務的第一副總理差瓦利·永猜裕幾天后下臺“謝罪”。不久後,沙馬政府倒台。
   2009年,“紅衫軍”在曼谷、芭堤雅等地組織街頭集會,擾亂東盟峰會。集會一直持續至2010年5月,時任民主黨總理阿披實·維乍集瓦最終下令軍警“清場”,導致90多人死亡,近2000人受傷。民主黨在後來的選舉中落選,阿披實本人則受到刑事指控。
   所以,一些泰國媒體認為,對於反對派而言,以街頭集會的方式迫使政府動武,製造傷亡,進而產生國內、國際反應和壓力,或許才是真正的目標。
   ⒉反對派“等”什麼
   儘管有些集會活動不合法,儘管泰國有法可依,但泰國的執法力度薄弱。過去幾年,被法院判處監禁的一些集會領導人,無論是紅派還是黃派,幾乎都沒有真正入獄服刑。宗教的寬容和政治環境的複雜,讓許多案件不了了之。
   正是在執法不力的環境下,更易製造出無政府狀態。反對派期望靠集會形式來催生無政府狀態,從而“激將”,促使軍方出面,推翻政府。
   2006年時,反對派正是靠無休止的大規模集會,製造出社會混亂的表象,促使當時的陸軍司令最終動用坦克和槍支,以結束社會無政府狀態為由,推翻了時任他信·西那瓦政府。
   如今的環境與當年政變前如出一轍。集會不斷,社會動蕩,分歧明顯,彌合無望,而政府主“守”,期望靠一個“拖”字來支撐局面。
   ⒊反對派“圖”什麼
   反對派如此這般鬧,短期內希望拉倒英拉政府,長期則試圖徹底摧毀他信集團的政治根基,乃至他信的政治思維、執政方式和潛在野心。
   今天的反對派“人民民主改革委員會”,實際上與前幾年的黃衫軍屬於一路人,他們與民主黨的政治訴求相仿,即維持泰國原有的精英政治理念。
   身為電信大亨、紅頂商人的他信,一度可在國會輕鬆修改法律,為自己推行的政策鋪平法律道路。這一點,招致民主黨等老牌政黨的不滿。尤其是,他信推行草根政策,靠惠民方針收買大批底層民眾,牢牢把握占泰國大多數的選民票數,讓支持中產階級的精英派政黨“看不到明天”。
   事實上,2006年軍事政變後,軍政府首先推翻1997年版憲法,而後修憲,出台了一部於他信集團非常不利的新選舉法。但到了2007年,也就是政變後第一次國會選舉,又是他信一派獲勝。民主黨這才發現,政變也好,街頭集會也罷,甚至修憲,無論如何選舉,草根的信仰已經讓他信集團變成鐵板一塊。中產再怎麼鬧,在選舉時也只是少數選票,無力回天。所以,只有徹底修改選舉制度,才有機會再與他信集團一搏。
   所以,這一次,民主黨抵制選舉,反對派也鬧著要先改革、後選舉。而且,反對派鐵了心,不與政府談判,擺出一副“不‘廢’了看守政府不罷休”的姿態。
   對於“封城”行動,可預見的結果難外乎這樣幾種:政府隱忍下臺;政府動手引發流血而後下臺;軍方出手干預政府被迫下臺。即便政府採取“拖”式戰略,忍耐到2月2日選舉,局勢也無望快速扭轉,反對派必然不會承認選舉結果,會繼續以街頭政治方式干擾政府。
   無論走哪步棋,對於英拉政府而言,都有如行走刀刃,舉步維艱。(新華社特稿)  (原標題:泰國反對派開始“封城”)
創作者介紹

磁磚

uh72uhxby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